藏身社交網絡平臺,線下攬活線上交易

大醫院號販子屢禁不止為哪般?

近年來,為方便患者就醫,有關部門開辟了多種掛號渠道,不用現場排隊的線上掛號成為大多數患者的首選。記者調查發現,號販子也與時俱進,盯上了一些掛號平臺的漏洞。有些號販子藏身社交網絡平臺,有的人通過朋友圈發廣告,還有些人開設了代辦掛號和代購醫院自制藥等“一條龍服務”。對此,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葛磊提醒,醫院應對網上預約掛號系統進行持續優化、升級,完善掛號實名制,防止被號販子鉆空子。

蹲點各大醫院門口拉客

東城區某三甲醫院門前,號販子主動上來搭話,詢問記者是否要號,并稱只要肯花錢,肯定幫忙約上專家號。通過聊天,記者了解到,他和“朋友”分工明確,一個人只負責“拉客”,掛號細節以及價格需要掃二維碼,與其“朋友”隔屏確認。

隨后,記者通過微信聯系上了他的“朋友”。對方表示提供兩種服務:一種是提前7天約醫院即將放出的號,另一種是在已經掛滿號的門診中加號。記者遂在“京醫通”掛號平臺隨機查找某三甲醫院,找到一個顯示已經約滿的專家門診,要求加號。“加號收你500元服務費,掛號費也需要你自己出。”她表示,掛號前,必須先支付250元定金。記者支付完定金,24小時不到,對方就發來了一張“京醫通”臨時卡預約掛號成功的截圖,上面的掛號信息正是此前已經約滿的專家號,而就診人正是記者提供的姓名。

不僅這一家醫院,最近半個多月,記者走訪了7家三甲醫院后發現,每家醫院門前都能碰到類似的號販子,他們通過主動攀談、遞塞名片等方式招徠顧客。

線上打廣告線下不見面

部分社交網絡平臺中,輸入“北京掛號”“掛號預約”“代辦掛號”等關鍵詞后,就能找到號販子的蹤跡。大多數號販子的宣傳廣告都被包裝成了科普帖,比如羅列出十多家北京三甲醫院目錄和某些科室知名專家名單,聲稱“北京大醫院怎樣才能掛上號?我們全能辦”,還會附上手機號、微信號等聯系方式。

記者通過微信號和手機號,聯系上了多位“代辦北京大醫院掛號”的號販子。當被詢問能否線下見面交易時,號販子們都十分警惕,并態度強硬地拒絕。有一名號販子甚至還反問:“你不會是警察吧?”隨后拉黑了記者的微信。

公司化提供“一條龍服務”

號販子除了代辦掛號業務外,竟然還提供代送檢、代購醫院自制藥等“一條龍服務”。一名號販子告訴記者,代辦掛號只是自己的業務之一,代購醫院自制藥劑是他的另一項重要業務。他所就職的“某醫療科技有限公司”的招聘公告上,清楚地寫著提供北京就醫“一站式服務”,包括開展專家預約、住院加急、代送檢、代購北京各大三甲醫院自制特效藥等多項業務。

通過“天眼查”,記者查詢到該公司經營范圍為健康咨詢服務(不含診療服務)、病人陪護服務、養生保健服務(非醫療)、第一類醫療器械銷售和第二類醫療器械銷售等主要經營生產和服務項目,而代辦掛號、代購各大醫院自制藥顯然超出了該公司經營業務范圍。

律師說法

應盡快完善掛號實名制

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葛磊表示,網上掛號系統如果監管不嚴,就等于給號販子開辟了新渠道。部分醫院的預約平臺并未與公安部門的身份證系統聯網,隨意編造的姓名和身份證號都能通過,實名制成了“偽實名”。還有一些預約平臺的退票退號系統存在漏洞,已預約的號一旦被退,往往第一時間重回到可被自由預約的狀態,從而為號販子“邊退邊買”提供了可能。

葛磊說,醫院應當對網上預約掛號系統進行持續優化和升級,可利用動態的面部識別系統確定患者身份,完善掛號實名制,確保“一證一號”。優化退號機制,設置退號冷卻時間,防止“邊退邊買”的情況發生,不給號販子預留生存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