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參加日本海上自衛隊成立70周年閱艦式讓韓國陷入兩難境地。”韓國《世界日報》23日報道稱,日本邀請韓國海軍參加將于11月舉行的日本海上自衛隊成立70周年閱艦式,韓國政府正考慮是否參加。韓聯社認為,在韓日關系處于冰凍期的背景下,韓國海軍參加懸掛著象征日本軍國主義的“旭日旗”的海上自衛隊閱艦式,預計將引發爭議。

日本故意考驗韓國?

據韓國《中央日報》報道,韓方今年1月收到日方閱艦式的邀請函,目前韓方尚未做出決定。報道稱,文在寅政府收到邀請函后并未討論是否參加,因為他們認為,閱艦式定在文在寅政府任期結束后的11月,應該由下屆政府決定。報道稱,日本還邀請韓國海軍參加閱艦式后進行的人道主義搜救演習。韓國政府將在綜合考慮參加閱艦式對改善韓日關系的作用以及其引發的國內輿論等因素后,再作決定。

韓國《國民日報》認為,由于尹錫悅政府表現出強烈的改善韓日關系的愿望,因此韓國海軍參加的可能性很大。報道分析稱,文在寅執政時期韓日軍事交流一度中斷,如果韓國參加此次閱艦式,這將成為兩國恢復軍事交流的契機。不過報道也提到,在強征勞工受害者索賠問題等韓日歷史矛盾尚未解決的情況下,此次閱艦式會使得“旭日旗爭議”再次浮出水面,這對韓國政府來說會是個負擔。

梨花女子大學教授樸元坤(音)表示,雖然韓方參加閱艦式有助于韓美日安保合作,但如果因此再次引發爭議,反而會對改善關系產生負面影響。韓國紐西斯通訊社稱,在韓政府表示希望改善韓日關系的情況下,日本似乎希望通過此次閱艦式考驗韓方的意志。報道認為,雖然韓國國防部表示“將綜合考慮國際慣例、過去韓國海軍參加事例等,最終作出決定”,但似乎傾向于參加。

“旭日旗”不是第一次惹爭議

韓日兩國多次因“旭日旗”產生齟齬。《中央日報》提到,韓國海軍2015年10月曾派“大祚榮”號驅逐艦參加日本海上自衛隊閱艦式。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所乘的“鞍馬”號驅逐艦因懸掛“旭日旗”而在韓國引發輿論批評。2018年10月韓國海軍在濟州舉行國際閱艦式時,日本表示將派出懸掛“旭日旗”的艦艇,隨后遭到韓國輿論反對。韓國海軍要求參與國只能懸掛本國國旗和韓國國旗。因為這項爭執,最終日本沒有參加此次閱艦式。2019年,由于韓日關系惡化等原因,日本海上自衛隊閱艦式沒有邀請韓國軍方參加。

韓國海軍上一次參加日本海上自衛隊閱艦式還是2015年。紐西斯通訊社稱,此次閱艦式有可能成為日本政府考驗尹錫悅政府改善韓日關系意志的舞臺。如果韓國海軍以“旭日旗”為由不參加,那么日本岸田政府可能會懷疑韓國的誠意。此外,韓國政府看待“旭日旗”的態度也有望通過此次閱艦式得以確認。報道稱,通過此次閱艦式,不排除韓國政府和軍方正式承認“旭日旗”的可能性。

另據韓聯社21日報道,韓國一軍方官員稱,日本海上自衛隊隊旗是國際公認的軍旗,最近在環太平洋演習等韓日均參加的多方聯合演習中日本也使用過該旗。他認為,以日本海上自衛隊隊旗為由,不參加閱艦式是不合理的。

民意洶涌

然而,韓國民眾對“旭日旗”一直極度反感。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士兵手持“旭日旗”進行燒殺搶掠,“旭日旗”也被看作是侵略戰爭和軍國主義的象征。韓國一直在國際場合對日本使用“旭日旗”表示不滿。有韓媒稱,“旭日旗”對于曾被日本侵略的韓國來說無異于“逆鱗”。尹錫悅政府改善韓日關系固然重要,但韓國不需要違背民眾意愿的外交。政府應該對民眾反感的“旭日旗”表現出堅決的姿態。

韓國“bigtanews”新聞網站以“閱艦式”為關鍵詞對相關報道進行統計。結果顯示,門戶網站NAVER和Daum上共有29篇報道、2732條評論。Daum上評論數最多的10篇文章下方,平均有0.28%的“點贊”、89.36%的“生氣”。“不愧是親日派政府啊,不需要這種踐踏國民自尊心的政府”的評論獲得了650個“同感”。“現在即使(日本人)歪曲歷史教科書,政府也很安靜,(日本人)參拜靖國神社也很安靜,甚至推遲了強制出售三菱在韓資產的判決,現在真的連這個也要越線了嗎?”則獲得了967個“同感”。

日海自最高官員解釋為何邀韓國參加閱艦式,日媒稱自民黨內部對邀韓有質疑聲

綜合日本時事通訊社、日本廣播協會(NHK)等日媒報道,雖然日本政府8月23日宣布已邀請韓國參加將于11月舉行的日本海上自衛隊成立70周年閱艦式,但自民黨內部出現質疑聲音。日本海上自衛隊最高官員酒井良在當天記者會上稱,鑒于該閱艦式在西太平洋海軍論壇框架下舉行,邀請韓國參加是從“多國合作框架”角度出發做出的“常識判斷”,“現狀無法推進日韓防衛交流”。

時事通訊社:就邀請韓國參加閱覘式,自民黨內部出現質疑聲音

時事通訊社:就邀請韓國參加閱覘式,自民黨內部出現質疑聲音

NHK報道,關于日本海上自衛隊成立70周年閱艦式,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一23日在記者會上稱:“已對除俄羅斯以外的所有西太平洋海軍論壇加盟國家發出邀請,其中包括韓國。這是在綜合當前日韓關系等因素綜合考量后的決定。”不過,時事通訊社稱,日本自民黨內部對日本政府就此事的處理方法提出質疑。

此外,時事通訊社還稱,日本海上自衛隊幕僚長酒井良在23日晚記者會上稱,“現狀無法推進日韓之間的防衛方面交流”,雷達照射等問題需要得到解決。

據《產經新聞》報道,關于日方2019年舉行的上一次閱艦式,日方并沒有邀請韓方。酒井良在記者會上稱,“本次是從西太平洋海軍論壇的宗旨角度出發,對加盟國發出邀請僅僅是根據常識做出的判斷”,并強調,上一次閱艦式并不基于西太平洋海軍論壇框架。

日本《朝日新聞》19日報道稱,在2018年底發生韓軍驅逐艦用雷達照射日本海上自衛隊巡邏機事件之后大約2個月,韓軍曾制定方針,對低空接近韓軍艦艇的日本自衛隊飛機要采取雷達照射等強硬措施。針對此事,酒井良稱,雷達照射是“極為危險的行為”,“如果(媒體報道)是事實,此事令人極為遺憾”。他還稱,“解決懸掛自衛艦旗幟和雷達照射問題是推進日韓防衛交流的前提條件”。